56书库 > 科幻小说 > 世纪孤儿 > 第一百零三章 试航开始
????宇宙飞船与普通游艇,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样东西,如何能合并在一起?

????海歌认为不可能,韦德尔却没露半分难色,显得胸有成竹。shubao22.la这是他费劲心血的创新,一步步进行到现在,眼看就要大功告成。

????莱姆垂首站在一旁,等主人继续下令。

????韦德尔踱着小碎步,绕游艇壳和火伊人号转了一圈,犹如古董行家正仔细鉴赏一件价值连城的艺术品。他要在手里拿个放大镜,就更加有派头了。

????等踱回原地,他满意地对莱姆说“不错,每一个部件与安装部位都不存在误差,可以拆件重装了。另外,挂在船底的火箭推进器一定要藏在水里,从水面上完全看不出来。燃料舱与发动机舱也不可出现哪怕一微米的缝隙,否则就全部重来!”

????“是的先生,请您放心,我们保证不会让您失望!”

????莱姆自信地拍拍胸口,将手指插进嘴里打个呼哨,船工们就又开始七手八脚地忙碌。

????这一次,他们是借助拿在手中的电子工具将火伊人号分拆,各种零部件全依照图纸安装在了游艇的结构中。很快在巨型平台上,宛如普罗米修斯降世的宇宙飞船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,是一艘外型看起来普通得没任何特点,内芯却包含着地球上最伟大的飞船发明的游艇。

????“现实中,当火伊人号飞船在进行建造时,一切都由ai机器人操控,所以耗费工时会比现在缩短一半。”韦德尔低声对海歌说,仿佛怕这些话让莱姆等人听去。

????其实这些u星上的工族造船工人,都不过是韦德尔凭回忆制造的幻影,他完全不必对他们小心翼翼,可他尊重这种回忆,哪怕是回忆中的人,他也不愿让他们难过。

????“韦德尔先生,您不仅是卓越的科学家,还是一位亘古难遇的魔术师!”

????“哈哈,何以见得?”韦德尔给逗乐了。

????海歌由衷地说“您能用依据科学原理设计出美妙的魔法,变出一艘可按光速行驶的核动力宇宙飞船,这已令人拍掌叫绝,更加惊人的是,您再出新招,将这艘飞船藏进普通船只,让它驶入太平洋航行,若非亲眼所见,我是无论如何也难以相信的!”

????“孩子,你的赞美,我这糟老头子就厚着脸皮收下了。”韦德尔笑道“事实上在开始这项大工程之前,连我自己也没有足够的把握,能确保最后的成功。但我必须行动,否则无论地球还是韦德尔-u星,包括我逝去的家人,都将因我的怯懦而绝望,我不能在过去犯下的过失上增添更大的过失,那样,就真成罪孽深重了。”

????说到这儿,他眉头紧皱,语气也变得沉重“当然,还有建立宇宙航轨的超能金属尚在研制中。我想最后一次,我不能失败了,否则你的成功率将仅剩50。那将是多么可怕的事,我不能让它发生,一定不能……”

????话到最后,他几乎在低声絮语,明显因精神紧张而有点神经质。好在正在重新组装的火伊人号,暂时分散了他对植物金属的担忧。

????“韦德尔先生!”海歌伸出一只手,轻轻搭在他肩头。这是韦德尔安慰他时经常做的动作。

????“是的孩子,什么事?”韦德尔猛然一惊,象从噩梦中惊醒。

????“您一定会成功的,别忘了您曾经是怎样鼓励我的。”海歌说。

????“呃,谢谢你在这种时刻安慰我,有朋友真是太好啦!”韦德尔勉强露出笑容,海歌却觉得他反而是在安慰自己。

????两个人一语不发地站在船坞中,又等了约半个小时,普通游艇类的火伊人号就大功告成了。

????微型造氧装置连同核聚变发动机给藏入游艇艇首,连通的管道与缆线遍布整个游艇艇身,有一些是从甲板下穿过去的。

????甲板表面涂着厚厚一层防水漆,使用二十年也不会脱落。刷漆实际是为掩盖真实的甲板材料—那是宇宙飞船的外壳,钛金与植物纤维相混合的,一种能进行部分光合作用的超能金属。它可保证飞船具有柔韧性,并在一定程度上变形,以避开太空中的侵袭物。

????管道与缆线线路直达船尾,那里安装着藏有精密雷达探测器,能为火伊人号找准方向的螺旋桨。

????当然这还不是全部,飞船起飞需要火箭助推才能进入既定轨道,所以一个小巧的火箭助推器给悬挂在游艇底部。

????于是乎,看起来是靠汽油驱动的寻常游艇,实际上根本无需在行驶途中补充燃料,就能稳稳当当在太平洋上航行下去了。

????火伊人号游艇,准备启航了。

????韦德尔领着海歌登上甲板,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条白手帕,向站在龙骨墩,以及船坞眺望板上的船工们挥手告别。看着那些人稀奇古怪,但总显得朴实的脸,海歌更相信韦德尔对他的母星人类的评价了—u星人是真诚的,他们从不为了利益相互欺骗,用谎言谋取利益。他们是光与火的子民,有着光与火的坦荡……

????气压泵控制的挡水坞门缓缓升起,随后是“哗啦啦”的巨响,海水灌涌进来,如海底蹿上来一条凶猛的白龙。很快船坞内外的水位就达到平齐的水线,正前方的空中,高悬一盏红色的领航灯,领航灯不停闪烁,引领火伊人号驶离建造它的船坞,缓缓驶进了蔚蓝的大海。

????当船坞已远成一个黑点,并最终消失在视线里,韦德尔仍倚靠洁白的金属栏杆,目光专注地凝望那个方向,仿佛一尊披挂着阳光的雕塑。

????海歌知道他仍沉浸在对母星的思念中,便不忍打扰,直到过了很长时间。

????“韦德尔先生,我们这次的远航,有目的地吗?”海歌问,声音比微微刮来的海风更轻。

????“嗯?”韦德尔终于动了一下,仿佛又是从梦中惊醒,但这次做的是美梦。

????“啊,对不起,看来我走神了一会儿。”他抱歉地说。

????“不,应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,我打断了您的思绪。”海歌忙回答。

????韦德尔笑道“没什么,其实刚才我的脑子里什么也没装,那些一直缠绕着我的往事,忽然如那座船坞般远离了,大概它们是在等我摆脱这平凡的躯壳,化作灵魂向它们追去吧。”

????。